bet36体育在线|【备用网址】

国内更专业
织梦模板下载站

莫言:获奖前后没本质变化 更重要的是继续写作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北京时间昨天凌晨两点,“莫言对话瑞典翻译陈安娜”在瑞典皇家大剧院举行,这是莫言在瑞典领奖期间的最后一场公开活动。莫言表示,获奖前后自己没有本质的变化,“对一个作家来说,更重要的是获奖之后要继续写作”。

  获奖后骑车都有人拍照

 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瑞典皇家大剧院与观众现场互动交流,是每年大剧院的传统节目。当晚,莫言与翻译陈安娜等嘉宾对谈的舞台极为简洁,由山东高密剪纸组成的红白相间的背景富有中国特色。

  对谈开始后,女主持人称当莫言获奖后,自己曾专程去山东高密想要采访莫言,不过,由于莫言过于繁忙,没有机会当面采访。莫言先是表示遗憾,接着又幽默地说:“我感觉很遗憾,不知道你长得这么美丽,否则的话,我非得接受你的采访,一定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。”

  莫言称在获得诺贝尔奖的前后,更多的变化是外界对自己的反应。没获奖时在街上走路,商店里买东西,饭馆吃饭都没人搭理他,但在获奖后骑着自行车都有人追着拍照。他说:“尽管现在很多人认识我,但是我自己更加认识我自己。对我来说,自己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变化,而且对于一个作家来讲,更重要的是在获奖之后继续写作。”

  作家的力量让坏人担心

  在莫言的小说中,很多故事的素材都来自于家乡的人和事,比如莫言小说《蛙》中的主人公原型是莫言的姑姑,《丰乳肥臀》主人公的原型是莫言的母亲。

  对谈中,莫言提到在小说《天堂蒜薹之歌》中,被撞死的那个农民跟自己四叔的经历非常相似,“当时我回到家非常生气,想替我叔叔来主持公道,但是正像我在小说里描述的那样,我的那些弟弟们,他们实际上更多的目的是想从撞死人的干部那边多要一点钱。”莫言认为,这就又回到了当年鲁迅写作的主题上去,穷人确实很不幸,值得同情,但是他们身上确实具备了让人生气、愤怒的一些特点。

  谈及山东高密的老乡是否担心莫言将他们写到作品里去时,莫言称用故乡的素材是很多作家的共同点,自己并没有问他们是否同意被写进小说。莫言说:“我没写小说前,他们什么都会和我说。我开始写小说后,他们就会提防‘别和他说啊,当心他写到小说里去’,所以我想他肯定干了什么坏事,只有坏人才会担心被写进去。由此,我也感到作家有种力量,让坏人担心,而好人不怕。”

  喜欢把自己写进作品

  对谈中,陈安娜问莫言:“在创作中喜欢构思好了再写,还是一边写一边构思?”莫言称很多精彩的细节都是在写作中产生的。陈安娜接着说,在翻译莫言作品的时候能感觉到他不是旁观者,而是很冲动,喜欢参与到小说里面。

  莫言说:“我喜欢写小说的时候把自己写进去,《红高粱》《天堂蒜薹之歌》还好一点,到了《生死疲劳》,莫言直接跳到里面充当了一个人物、变成了一个人物。”随后,莫言幽默地表示,小说里的莫言几乎没有什么优点,坐在这的莫言优点还是很多的。当天的对谈中,瑞典当地的演员们还朗诵了几段莫言作品的节选。

分享: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