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36体育在线|【备用网址】

国内更专业
织梦模板下载站

魂兮归乡:张季鸾墓或迁榆林

  他是“恬淡文人,穷光记者”,又“文坛巨擘,报界宗师”;他
生前在坎坷中辉煌,他身后在哀荣受辱。这个已逝世七十年的名叫张
季鸾的榆林人,如今能否回故土安息?

张季鸾先生

张季鸾墓被砖厂和猪场包围。 70多年前,时为《大公报》总编辑的张季鸾曾携家眷专程从天津 回故乡榆林给父母谒墓、立碑,在榆林居住一个半月,受到乡亲们的 盛情款待。期间他拜师访友、演讲座谈、捐款设立奖学金,竭力为家 乡做好事。返津后,他在《大公报》发表《归乡记》一文,对故乡的 情谊溢于文中。 然而,就是这位曾写过《归乡记》、因坚持“四不”办报方针受 到毛泽东和蒋介石同时尊崇的报界宗师,在他逝世七十年之际,却因 位于长安区杜曲镇竹园村的墓地不断被破坏和蚕食,有可能再次“归 乡”。 7月底,随着张季鸾的孙子张哲明和孙女张哲子首次回到榆林为 爷爷察看建墓园之地,一代报界宗师张季鸾之墓北迁榆林的动议有望 成为现实。 报界宗师与猪为邻 7月28日上午,头天从香港飞往西安的张哲子首次来到爷爷的墓前 祭奠,同行的还有她在上海居住的弟弟张哲明等人。尽管她早已从媒 体的报道和以前多次来为爷爷扫墓的弟弟口中得知了墓地的现状,但 出现在她眼前的情景还是让她难过不已。 通往墓地的道路被一家砖厂阻隔,绕了很大的弯走进墓地后,发 现东侧是砖厂的一个个砖垛;南侧和西侧,是一座种猪场,种猪的嚎 叫和顺着两侧沟渠流出的猪粪的恶臭,让人的听觉和味觉经受莫大的 考验。这还不止,北边的靠山也明显被人挖过。 此情此景,让人很难想象这个墓主人曾极尽哀荣:1941年9月6日, 张季鸾在重庆病逝时,国共两党政要都在第一时间发来唁电。第二年, 这位和于右任、李仪祉并称“陕西三杰”的《大公报》前总编的遗体, 被从重庆迎返陕西。当年9月上旬,在一场规模空前的公祭典礼之后, 张季鸾被安葬在长安区杜曲镇竹林村的陵园中,蒋介石夫妇亲临送葬。 竹园村一位老人清楚记得59年前那场葬礼的盛大场面:城里来的 戏社搭台唱了好几天大戏;所做饭菜不计其数,光是被喝光的酒缸, 就摆了满满一个院子;吊唁的书信成堆成堆地摞着;陵园上空有护卫 的飞机盘旋,陵墓周边人山人海,前来看热闹的人把周围几百亩麦地 都踏光了。 当时的张季鸾陵园,占地40亩,树木繁茂、碑石成林,规模很大。 然而,新中国成立后,特别是接踵而至的“大跃进”,为配合大炼钢 铁,陵园院墙内外的树木都被砍倒,送入土法炼钢的炉子里。“文革” 开始后,那些上面刻有蒋介石、胡宗南、林森等名字的石碑也遭了殃, 它们连同墓基上砌的石条、青砖,都被砸碎,成为村民们盖房子的边 角料。更为遗憾的是,国民政府当时交给张季鸾妹妹家保存的购置40 亩墓地的地契,也在造反派的抄家行动中被烧了。 最后,在“破四旧”运动中,生产队的一辆拖拉机将半个坟头夷 为平地。整个陵园按照地界被分成两半,划给了两个不同的村子,变 成庄稼地。 至上世纪九十年代,张季鸾陵园完全沦为一个荒冢,没有任何标 志。一个曾经在《大公报》工作的老人,辗转找到陵园,看到建筑已 经荡然无存,坟包也只剩下了半个,不禁老泪纵横。 张季鸾的外甥女李赋英说,1999年的一天,张季鸾定居香港的儿 子张士基给她打来电话,说他的大女儿哲子听说爷爷墓地的状况后, 拿出一万元港币,想让她帮忙把墓整修一下,立个碑,以便祭奠。 退休前是水利工程师的李赋英立刻答应了下来。她找到当地政府, 说当年陵园有40亩地,现在先给一亩地,让她将舅父的墓整修一下。 拿到地后,她在村子里找到一位老工匠帮忙。这位此前对张季鸾 并不了解的工

首页上一页1

分享: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