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36体育在线|【备用网址】

国内更专业
织梦模板下载站

父辈的窑洞

  车一停稳,父母立刻拢上来。母亲最牵心的是孙女,一把抱起又是亲吻又是爱怜,得了宝贝似的,迈着轻快的步子向山上的家走去。父亲手里拿着一盘绳,把我带回的大袋小包整了一背亦向山上走去。
  对面的山黑幽幽的,没化掉的白雪或停其间,像唱戏的小丑鼻梁上的白妆。山底的河床干巴巴的,无水亦无冰,公路已经硬化,可村子已近“沟掌”,再往后没有村子,便少有车辆驶过。整个山村静悄悄的,除了几声狗叫,就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喘气声。“回家了还要上架山”,每每走在立立的土坡上,我总感慨老辈人太“灰”,家家户户修窑盖房,都比赛似的一家比一家修得高,真应了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”这句话,但在这山大沟深的地方修窑盖房实在不是件伸手就来的容易事。现在不像以前那样先打一个土窑洞,再用石头结口,而是全部用石头箍形垒砌,光石头就要在沟底的石床下打磨一年半载,然后顺山势修开一条牛车土路,男主人赶着牛车起鸡叫睡半夜,一车一车哼哧哼哧地往上搬运,经一冬一春,牛车破了,黄牛垮了,人散架了,修窑的石头才拉得差不多了。然而人住高了,吃水反倒方便了,以前人们住得低且紧凑,几家共用一口水井,家家户户用桶担水,如今人们住得高而分散,一道沟往往住三两户人家,但家家坡底有水井,山顶有旱井,一根塑料管相连,一台抽水机在水井底工作,只要一发电,河床下清洌甘甜的井水就被抽送到山顶的旱井里,旱井又与家里的水瓮相连,家庭主妇只要拧开水龙头,涓涓细流便流入瓮中。如今,水井的春联除“水神之位”外,又多了“源远流长”“山高水长”等字眼。
  可是,耗费父辈们半生心血修建的平展展、亮堂堂的窑洞如今却少有人住。父辈的子女有外出打工的、上学的、工作的,一出家门就被外面精彩的世界吸引住了,就再没有心思回穷山沟了,都铆足劲在外面发展事业,不少人就买了房定居外地,现在往往是一两位老人守着偌大的一排窑洞,父辈们再也没有心肠修建了,渐渐地人去窑空、蒿草满院。“唉,人不长前后眼啊。”看着这曾经耗费了自己心血、承载着美好希望的窑洞渐渐荒废,父辈们无奈地感慨:“早晓得这样,为甚要遭那份罪啊。”
  新石窑洞里人烟稀少、缺乏生机,但在一些破败的旧土窑洞前却经常聚了不少人。那是一排排向阳的、低山临水的、数量更多的土窑洞,这是寄托了父辈们童年欢乐、少年梦想的窑洞啊,他们曾经在这里走出去,如今又都集中在这里,圪蹴在他们年轻时居住的窑洞外消磨着时光,他们或许都反刍着曾经在这里的酸甜苦辣。那时,这些窑洞住着他们的父辈、他们父辈的叔伯兄弟及他们父辈的父辈,是三五家、七八家,甚至是十来家组成的小社会。那时,各家麻子大小的事都瞒不住,一条狗照看了全院人家,一只猫抓了所有人家的老鼠,谁家炒油炼酱吃好的,都会分送一点给别家,谁家孩子头痛脑热的,别家也会嘘寒问暖。但这样的生活也是乱麻一团,家长里短摩擦不断,家庭隐私曝光度绝不低于当今明星,渐渐有人厌倦了这种生活,有点能耐的便首先搬出了“小社会”,开始独门立户经营起了自己的小天地。然后一家效仿一家,渐成潮流、趋势,于是搬离“小社会”、创造“小天地”就成了他们这代人的目标,于是曾经的邻居就分散得越来越远、越来越高、越来越偏。可是世事总难全美,有了“小天地”的人们,却失去了“小社会”的欢乐和便利。即使想凑一桌打麻将,竟要电话相约,翻山越岭而至,最受罪的是收秋,背负果实黑水汗淋从山里出来,又要爬坡上坬赶回自己的“小天地”。
  所谓天下事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如今兴起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又要集中连片,合零为整,这必将又要成为一种趋势、潮流了,就像现在人们上网玩偷菜

首页上一页1

分享:

相关推荐

评论